其实会在这里发也是因为没人会知道,心里有故事总是难免想说一说,是否吹牛,各位自行判断,我也不求什么炫耀,只求聆听,也是给自己一个记录。

这两位姑娘,都是我在同一个场里认识的,都是加92的(这家油站92和95都有)。用你们熟悉的日本老师的名字来指代她们吧,也是她们名字中的一个字的同音。一位是来自西南某省的kasumi,一位是来自姑娘多情某省的yume。

首先,她们的故事,我相信是不会骗我的,因为我也是阅人无数,知道什么真什么假,而且她们也没有用这些故事来和我交换过什么利益,一切都是感情的流露,自然的付出。

其中,kasumi和我的缘分最深,是排钟碰到的她,第一眼很惊艳(有点像现在的徐娇),身材娇小,xw不小,聊起来却一见如故,之后有了一段感情(关于我和她的故事,我暂时还不想细说,原因等会我会说)。后来她辞职前的最后一个钟,是她不想上的一个很恶心的ly,大半夜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点她。是我牵着她的手离开了那个让她痛恨的地方。她不像很多同行是随着大流来到广东打工,受不了厂里的苦而下海,而是曾经有一个很平淡的工作很美满的家庭,然而一场重病让她背上了沉重债务,不得不从事这样的工作。

她上的最后一个钟我陪着她,她流着眼泪,我bao.着她安慰她说一切都结束了,你可以回家去好好过日子……于是她回家期间,我们还保持着联系。之前与她开始走心后,她是不愿意我去场子里点她的(这也是我很喜欢她的原因,不会像其他js一样说是喜欢你,其实只是让你去给她订房好完成call钟任务)。她既然已经洗手不G.了,那家场子的FW.我又很喜欢,那肯定就继续去罗。有次有朋友过来玩我就招待他们去主场玩,给他们点了几个95(其中也有我试过的js。招待朋友嘛自然不能没面子,都是很F的K.的)。然后我自己坐在休息室,心想我喜欢的都让朋友享受了,那我该点谁好呢?这时看到一个长腿年轻,笑容特别可爱的js走过,赶紧过去问了她工号,现场点。

fw过程不细说,期间她说从来没有让其他客人有这些动作(具体什么不说了)。留了微信,得知她叫yume。后来微信上聊得很开心,她说对我印象很好巴拉巴拉,我心想,不过又是一个花言巧语让我去给她订房的js而已,不用在意。不过后来她开始主动来联系我,嘘寒问暖,我发个朋友圈她也会过来留言点赞(这里给大家分享一个心得,如果你加微信的js会这样主动来找你,又不是让你去点她的话,说明她对你有兴趣)。有天就随意约她出来吃饭,她很开心地专门化妆和C.了好看的Q.子(白天看起来没有场子里好看,而且她颜值还是比kasumi差一点,就是身材很好)。我带她到一家商场吃了点东西,她说已经吃过,就看着我吃,我笑着和他吃完,然后带她去买了点化妆品(她坚持自己买单),就送她回去上班。这个时间是场子里的晚饭时间所以不用买钟,她也没有要求我买钟,也很开心。在很后来她对我说,第一次我带她去玩,之K.不提和她kf,让她心里对我立刻有了好感。之后关系就亲密多了,虽然她从未主动叫我去点她,但是我也会时不时过去call她的钟,当然期间我也不停在试其他的js(我这个人挺花心的哈哈,上过的良家不少,开过的处都两位数了)。

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过去,和yume每天都会聊天,到后来语音,然后视频……当然我也会让她在镜头前做那些动作和t yf给我看,都是她心甘情愿Z.的(相比之下,场子里另外一个js,让她拍个自拍就要我给红包,十分不爽)。聊多了,也知道了她的故事。她和大多数js一样,很早就辍学来打工,在工厂Z.了一段时间后,想挣更多钱就在老乡介绍下来了这里。先做mz,慢慢的开始会给ly放生蝌蚪.,到后来被老乡劝诱着来Z.了92(ty)。她上学期间有过一个男朋友,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她跟着他来到广东,后来他因为fd进去了,她就一直等着他出来再嫁。不过时间毕竟可以改变很多事情,她Z.了这么多年的92,算是这里的红牌之一(每月收入第一),面对的诱惑太多了,和喜欢她的已婚同学出轨,与当年工厂里的上司上c,也曾经为了钱去与熟客kf,不过她说之后再也没出去过。有意思的是,她性格很豪爽,而且很喜欢和我聊她的客人,每天晚上她睡前都要和我语音,说说今天的工作,说说js和ly们的八卦,所以这部分之后我会另外说说,让各位ly看看js眼中的ly们是怎样的哈哈。

而kasumi,在聊天中也得知她在家里过的很不开心。她背负的巨额债务压得她透不过气,还要一个人带孩子,亲戚虽然多但都帮不上她,反而还要怪她不会挣钱。她有时会倾诉想我陪伴的日子,过的好累好累,每一句都看的我好心酸。愚人节那天,她忽然和我说到广州了,让我去接她,还没等我从又惊又喜中反应过来,她就说只是和我开个玩笑。不过我开始有种隐月.的预感,她会不会还会回来,还会……?我不敢想。又过了几天,她忽然和我说,无论我做什么决定,你都会支持我吗?我回道 只要你经过深思熟虑想好的,我会支持你也会帮你……她没有回答。我不禁开始胡思乱想,是她说了很久的创业,还是去和亲戚的生意去帮忙,还是她曾经拒绝过的,与前夫在一个单位的工作?还是最坏的一种可能?

就在一次和yume打情骂俏后,去找她fw完的某一次,我一边回味着她高质量的手法,一边在休息室吃水果——这是我最享受的时刻,可以看到js们上钟下钟,看到满意的就要下工号尝鲜。没想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走了过来,我一看,居然是kasumi,她C.着xg的工衣,踩着她不喜欢的高跟鞋,一瞬间她也看到了我,就在我脑里充满了欣喜,吃惊和愤怒(没错,是愤怒)的复杂感情,愣在当场时,她就直接扑了过来,紧紧bao.住我……一下子休息厅的bz,ly和FW.员都望了过来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是呢喃着『我早该猜到会这样……』。她迅速起身,说着『我去上钟了』就离开,我不顾其他人的眼神,赶紧叫住bz,说我要留她的钟!告诉我她还有多少分钟!